--徵試車編輯及業務助理,意洽02-2331-3322分機808謝小姐或twmotor@twmotor.com.tw--

Spec R 汽車性能情報

R賽事

轉子賽車狂 JAY侯景鐘
瀏覽人次:28

轉子賽車狂 JAY侯景鐘

文/侯景鐘、謝昌華  攝影/蔡典仰  部分圖片提供/侯景鐘、Sunny Tsai

台灣熱愛轉子的車友不算少,但願意以轉子賽車投入賽場的就堪稱少數了!我們認識JAY侯景鍾還是從一部美國帶回來的初代RX-7(SA)開始,難以駕馭的硬派風格讓他的執著更顯突出,而後進化為寬體的飛虎號進軍大鵬灣,一路苦戰卻對轉子不離不棄,為了更上層樓更自日本購入粉紅FD3S苦海女神龍號,延續自我流的艱辛挑戰路,堅持使用轉子應戰新世代戰駒,而自詡為Under Dog(敗犬,泛指賽場上趨於劣勢之人)的他,有自己的一套以小博大的競技理念,不只求賽場桂冠,更熱衷於自我挑戰,他在台灣賽場上顯得獨樹一格,就如同轉子引擎在車壇中的獨特性,透過他自述的賽車歷程,來瞭解轉子賽車狂到底是如何養成!
001

美國留學開啟蒙  因緣際會入轉子
JAY自小因為喜歡機械,進一步喜歡上車輛與觀看賽車。在美國求學的時後,他也是選擇了機械相關的學科,在這個機械大國裡充斥著對賽車友善的整體氛圍,耳濡目染之下,JAY也想要挑戰自己對高性能駕駛的適任性,跟許多愛車的年輕人一樣,第一次都是用自己的代步車下賽道,當時的座駕為一部大房車—1993年Lexus GS300,只改了Tein HA避震器跟Supra煞車就大膽地去挑戰賽道走行會。初出茅廬的小夥子當然在走行會上受到震撼教育,對於自己技術之不足深感到震驚,但這沒讓JAY感到挫折,反而讓他並立志要讓自己的技術更上一層樓。

但有感於賽道走行會的次數是一季一次,這樣對技術的進步是緩不濟急,所以他決定開始參加美國金卡納比賽,這是屬於一個月一次的常態性比賽,加上相對便宜的參賽費用,可以讓一個留學生得以從基礎開始學習,進而慢慢穩定地提升自我技巧,也在此時JAY找到臭味相投的高中同學,兩人合開一輛Mazda MX-5來挑戰金卡納。
002-01
JAY笑說堅持用轉子參賽就如同異端反派,一路走來堪稱艱辛,但執著精神反而更讓人動容。

這階段的JAY也沈浸在一個月一次、一次跑個三圈的緊湊金卡納賽事,正因為勝負都在千分之一秒,讓他對部分無計時走行會的公正度產生了懷疑。美國金卡納賽事有趣的之處在於90%的工作人員都是義工制,白話一點就是參賽者同時也要負責比賽的運行,所以由收錢、場地維護、驗車等工作,都是由參賽車手來執行,當時年輕力壯的JAY都是被派去負責最費體力的場地維護,所以常常在40度底下的太陽曬個兩小時也是常有的事,JAY回想起來,現在的體力跟耐熱度應該就是那時練就起來。

就這樣一年過去,在挑戰金卡納的同時,JAY也開始找尋自己的專屬賽道用車,那時後受到日本Option雜誌Super Lap挑戰賽、Hot Version與Best Motoring等雜誌與節目所影響,深深覺得要當個男子漢,就是要用輕量化FR來挑戰大馬力四驅車。

當時JAY心裡的選項其實有AE86、Nissan S13、Datsun S30Z、BMW M3以及Mazda RX-7,都算是當時熱門且不算貴的FR經典車種,然而緣份就是如此微妙,當他開始找車時,就在朋友的車行遇到一輛要價只要新台幣三萬元的1985年Mazda RX-7 Turbo 2,那時候他很單純的認為,反正最終都要拆光重做,車況即使不好也沒關係,但很幸運的這部RX-7引擎狀況算很好,就這樣因緣際會而正式踏上轉子之路。

此時的JAY,稍事改裝了避震器、賽車來令片跟Recaro大耳朵賽車椅後,就帶著RX-7重回賽道走行會,不過這階段都是選擇有計時的走行會,經過金卡納的磨練,讓JAY知道唯有單圈成績才是最重要的,跟你開什麼車或直線超過幾部台車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002-02
轉子引擎可以花費較少金錢輕易搾出大馬力,並擁有低扭力大馬力的特性,成為JAY多年來的賽場好伙伴!
002-07
在美國賽車時就是事必躬親,甚至還要充當工作人員,現在的體力與耐熱力都是當時練就而成。
002-03
自己來!是在美國養成的習慣,唯有如此才能更瞭解自己的賽車,即便現在早不是當年的小伙子,仍然維持草根賽車手的習慣。
002-04
賽車就像吃飯一樣是JAY的人生必需品,不論在何種環境下,都要享受賽車更樂在其中。
002-05
JAY當年在美國擁有的Super 7可也是換裝轉子引擎,夠狂吧!
002-06
這部FC RX-7可說是他真正的啟蒙良伴,在Gary的堅持下,以NA 13B進行改造,而外觀則可以看出濃厚的日系風格。

轉子達人引進門  瘋狂沈浸賽車路
美國跟台灣的賽車風氣不太一樣,在美國同在賽車場的即是車友,所以找人攀談、交朋友是很正常的,就在此時,JAY遇到了真正改變他賽車觀念跟想以賽道為出發點的關鍵人物,他就是日裔美籍第三代的Gary Uematsu。Gary一直以來都是轉子的達人,從年輕時跟人用RX-3在街頭跑零四,到後期自己打造RX-7鋼骨廠車跑爭先賽,是個決對理性、科學賽車的guru(大師)。然而Gary並不是開改裝店的,他的本業是BMW美西總廠訓練技師的教官,所以他是個非常嚴格的人,常在他工作室幫忙的JAY也是常常挨罵,「你們這些亞州猴,車開不好,都是先怪車,也不先檢討自己!」這些直白且人身攻擊的言語,其實也道出了當地華人賽車圈的亂象,JAY知道Gary是個刀子嘴 豆腐心的正派人士,所以仍然虛心受教。Gary教導他,要打造一部比賽車,熱情雖然佔很大部分,但要熟悉規則且理性思考才是贏得比賽的關鍵。

這也是當年Gary力排眾議,兼持JAY的RX-7比賽車要拿掉渦輪增壓,改用NA式樣13B PP引擎的原因。JAY當年的目標300多匹馬力,改用NA引擎不但可以輕上50kg,耐用度也更佳,整體花費也比較便宜,就是這種美國風的務實精神讓JAY受用一生,不過深受日本改裝風格荼毒的JAY,在車身的外觀上還是維持日系高調風,這樣當然不免又被Gary叨念。
003-01
Under Dog的精神就是以有限資源越級挑戰最速成績,而轉子引擎以小博大的特性,正是最佳拍檔。

在此時期,JAY用RX-7參加了SCCA爭先賽事(美國最大規模賽事聯盟)跟雜誌舉辦的計時賽,過著比賽車自己維修、自己用卡車拖到賽車場的超草根性賽車手人生。最後有幸也加入了當地台灣人所組成的耐久賽職業車隊,JAY自承不是個手感好的天才型車手,而是個肯練習分析自己弱點的地才,所以並不是以車手的身份,而是以學習技師與工程師的身份加入車隊,這是一場真實的賽車修行,隨著美西美東到處遠征,也是讓JAY的視野越來廣,跳脫出既有的框架限制。

此時的JAY已經完全沈浸在賽車世界,幾乎日夜都待在賽車隊的工廠裡,不是在忙車隊的事,就是在維修自己的車,除了以RX-7比爭先賽之外,還另外買了一部六速的卡丁車以及1963年的Lotus Super7,用來持續維持自己的手感,其中Super 7還落入轉子引擎,可以看出他對於轉子的熱愛。

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幾乎在國外落地生根的JAY,終究是要回到自己的家鄉台灣來打拼事業。
003-02
RX-7的七號魔力讓JAY無法自拔,講起車來可真是眉飛色舞、手舞足蹈!

鍾愛RX-7源自機械

異地再戰甘之如飴
JAY是一個先喜歡引擎設計,再參考這這部車操控性,而最後做出決定的理性思考代表,跟有些人廠牌至上的觀念剛好位於不同的兩端。

就如同二行程引擎在機械史上仍然深具魅力,轉子引擎的構造與精神,也非常接近二行程,只要變更進排氣口的大小就可以輕易增加100hp的轉子引擎,不需花費昂貴的改裝經費也可以博到大馬力,堪稱Under Dog的最棒武器;加上轉子低扭力大馬力的特性,出彎不用擔心過剩的扭力而能全力施為,而直線的動力延伸性也非常出色,堪稱是賽場上的彎道最強兵器。轉子與JAY這兩個獨特的存在,注定彼此吸引,所以在他17年的比賽生涯中,始終少不了歷代RX-7的最強火力支援,也成就了台灣賽場上的一位轉子狂人!

對於台灣賽車環境,他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目前還是很多人對於台灣賽車環境有諸多批評,一路由龍潭年代到現在的大鵬灣,其中雖然有些觀點也有他的道理,但很多批評卻是被無限上綱的放大,只有批評不但無法進步,甚至不能享受賽車帶來的樂趣。對比賽已經邁入17年的JAY來說,比賽就像吃飯般重要,但就如同人沒辦法天天吃米其林大餐一樣,JAY當年在國外也是經歷軟硬體都是頂尖的環境,但回到台灣就是就是面對台灣,他可以退而求其次,即使台灣賽車環境不是完美,但把在台灣賽車當做好吃的點心來享用,其實遠比想要一直吃米其林大餐來的輕鬆,況且也不是每個人都負擔的起米其林餐廳消費水準。再換句話說,賽車技術是你的努力多少,就回報多少的等價交換,與其計較那麼多旁枝末節,不如把技術練好,那可是自己的,別人搶不走。在台灣比賽,不管是大鵬灣或未來的麗寶,其實論硬體與交通都比美西的傳統老賽車場還要好的多,至於軟體與文化,JAY認為還是需要時間去進步。
003-03
003-04
在台灣的賽車路也有好友一路扶持,JAY的苦海女神龍號被害者協會成員雖然不多,但其中情誼真誠而熱烈。

003-05
其實在台灣賽車還是可以交到好友,乙順車隊的中村啟與JAY多年交手,下了賽場還是會彼此切磋,亦敵亦師亦友。
003-06
由SA RX-7化身而成的飛虎號,堪稱台灣賽壇的老賽車經典之作,硬派操控與原粹轉子,讓人雋永回味的神奇組合。


R短評
美國的賽車生涯對於JAY有著深遠的影響,留學生以Under Dog的精神進行草根賽車手的人生鍛鍊,正好遇上以小博大的轉子引擎,兩者一拍即合就此展開十數年的糾葛,從美國這個賽車強國一路回到相對艱苦的台灣,賽車中毒難以自拔的他,不論環境如何變化,仍然一本初衷以轉子賽車投入賽事,沒有恣意揮霍揮金暴改,堅持自我的改裝理念,一步一步的向上提升,更享受著比賽過程中帶來的苦與樂,這種簡單純粹的理念,正與轉子構造相互輝映,轉子狂人的賽車路沒有絢爛劇情,只有執著!